十字绣 |丝带绣 |毛线绣 |湘绣 |蜀绣 |粤绣 |加入收藏
小米刺绣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人物故事

余福臻:苏绣小猫“半生缘”

时间:06-25  来源:  发布:  关注度:301
余福臻:苏州刺绣研究所历史上共办过三期刺绣专修班,我是第二期的学员。当时,建国不久,国家想培养一批懂画能绣的刺绣接班人。17岁那年我参加了招考,考试要求挺严格,72人考试,只录取了16人

余福臻

余福臻

余福臻的<a href=http://www.10kit.com/suxiu_index.html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苏绣</a>小猫
余福臻的苏绣小猫


  当人们流连于苏州的沧浪亭、狮子林、拙政园和留园时,或许不会注意到景德路上一个只有2100多平方米的迷你园林“环秀山庄”。这是一座始建于唐代的私人园林,清代,叠山大师戈裕良在这里营造湖石假山,虽由人作,宛若天开。

  这处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“世界文化遗产”的园林现在连接着苏州刺绣博物馆和苏州刺绣研究所。这所孕育现当代苏绣艺术的“黄埔军校”诞生于1957年,走出过许多绣艺绝佳的老艺人,现在的研究所转制为企业,努力在商业的包围中杀出一条“非遗”传承保护的道路。在研究所学习并工作了一生的余福臻,曾无数次漫步于环秀山庄的假山下、池塘边,她的“绣猫”史就是从这里掀开的。今年74岁的余福臻, 1961年学习苏绣小猫以来已经超过半个世纪,细绣、乱针绣等各种绣法,都融汇在她不同时期的作品里。在接受《东方早报·艺术评论》记者采访时,余福臻回忆了她在苏绣研究所的学习以及“绣猫”的经历。

  《东方早报·艺术评论》(下简称“艺术评论”):你是如何开始学习刺绣的?

  余福臻:苏州刺绣研究所历史上共办过三期刺绣专修班,我是第二期的学员。当时,建国不久,国家想培养一批懂画能绣的刺绣接班人。17岁那年我参加了招考,考试要求挺严格,72人考试,只录取了16人。

  艺术评论:专修班是怎样上课的?

  余福臻:那时,我们住在宿舍里,每天有早晚自习,早晨写字、画画、勾线条,晚上学习文化课,还有古典文学课。专修班前后一共学习了四年半,边学画,包括图案课和色彩课,边学刺绣。当时班主任是刺绣艺术前辈李娥英,还有两位老师作为副手。李老师对人和作品,要求都特别严格,刺绣时连广播也不能听。当时我们年纪小,多少有点贪玩,所以见到李老师有点怕。

  艺术评论:李老师是怎么教的?

  余福臻:绣得不好,她会强制你拆掉,如果不拆,老师就用剪刀直接剪。当时,研究所里种了不少花草,为了做好一朵花,李老师带着我们看花,观察叶子的生长结构。说起来是小事儿,但一点点累积起来,的确打下了扎实的基础。

  艺术评论:这就是过去所说的“对花写生”场景。

  余福臻:学习刺绣,既要临摹前人的画稿,也要常常写生。我们去拙政园、虎丘写生,当时挺调皮的,不安分,带我们写生的老师,还要追着学生跑呢。写生回来后,自己勾稿、上色,再绣。

  艺术评论:在苏州工艺美术博物馆看到过你绣的猫,很生动,用针不多绣出一只猫头,一对眼睛极亮。你是以绣猫为特长,几乎与猫打了一辈子交道。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绣猫的?

  余福臻:1961年,刺绣专修班毕业前一年,根据各人的特长和兴趣,把学生分进了不同专业,有乱针绣的,有绣金鱼的,有绣花卉的,我选的专业是绣小猫,老师是顾文霞。当时的苏州工艺美术局从北京请来一位擅长画猫的画家曹克家,到苏绣研究所整整一个月。我很幸运,与研究所的几位老师,一共六人拜曹先生为师,拜师仪式很隆重,特地铺了红地毯。

  曹老师的国画猫,丝理的画法与刺绣的画面很接近,尤其适合传统刺绣,他一边画,一边讲解猫丝的生长方向,头、身体和腿的结构,关节连接处怎么处理。尽管只有一个月,但对绣猫的认识有了一个飞跃。我也绣出了最早的工笔画小猫,画面是很细腻的。

  从专修班毕业以后,我去了刺绣工厂。那时,我想在国画猫的基础上有些变化。当时有一位画家画了擦笔画的《藤圈双猫》,画面接近于油画,刺绣时要考虑如何表现受光部分和色彩的部分,那时我初步接触了西洋画的稿子。刺绣《藤圈双猫》,主要运用细绣的方式表现猫,猫丝飘逸,色彩方面,蓝色中嵌着绿色和黄色。

  艺术评论:在苏绣的乱针绣里,猫丝都非常轻盈飘逸,你后来加入了乱针绣的技巧?

  余福臻:苏绣研究所里的任嘒閒老师擅长用乱针绣猫。比起细绣,乱针在用针和用色上更灵活,毛丝更松弛,有飘逸感。任嘒閒老师当时在针法研究室,我向她请教,摸索规律,在细绣里融入乱针。有时候,看到任老师在研究室里,我会拿上刺绣绷架去学。

  绣猫时,用细绣打底,可以表现出小猫肉嘟嘟的样子,然后再一层层加颜色,用乱针分层、加色的效果更好。那时,我尝试着运用细绣和乱针,做了一个单面秀的猫头。

  做完这只猫后,“文革”开始了,小猫、花鸟、金鱼都因为属于“封资修”被打入冷宫了。十年里,在工厂主要做国家礼品,空下来就向老师傅们学多种针法,逐步在技术上成熟。

  艺术评论:“文革”后恢复绣猫,有新的变化吗?

  余福臻:1977年,我被调到了苏绣研究所的针法研究室,主攻细绣。针法室里都是高手,各有各的特长。

  到针法研究室后,比较成功的一件创作是《红底沙发双猫》双面绣,作品用细绣打底,运用乱针用针并施色。细、乱针结合的绣猫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后来,在这个基础上,做了点水彩画猫。

大概在1988年,当时刺绣研究所张所长提出了一个想法,让研究所的周爱珍和朱爱珍创作一对黑白猫绣稿。在黑、白两块底子上,分别绣上虚虚实实的黑、白猫头,周老师在白的底子上,用极淡雅的颜色表现猫的头部,色彩有虚有实,猫头部的白丝和底色融成一体,主要突出白猫一双蓝色的猫眼睛。黑猫则是一对黄色的眼睛,绣黑猫,多一针,少一针问题还不大,但白猫就要绣得很精准了。绣白猫时,猫头中间的绣线略粗,用一丝或大半丝,边缘飘逸、柔和的线条,要把丝线劈开,用1/16甚至1/32的丝线来绣,色彩极淡,淡雅中还要透着灵气,有灵动感。画面看上去,既是一个猫头,又好像能想象出整个猫身体隐约在后面。

  艺术评论:你提到李娥英、顾文霞、任嘒閒几位前辈对你的刺绣艺术有很大影响。现在,你退休并继续被研究所返聘,带的学生和你当年初入研究所时年龄相仿。现在她们学习刺绣和你当年比有什么不一样?

  余福臻:当时我们是初中毕业来学习的,现在我的学生有二十出头的,有大专也有本科的。过去我们每天都会画画、刺绣,出去写生回来,从刺绣的角度来讲课。现在的学生先在职业学校里学习两年绘画,再到这里单纯学刺绣。相比当年的专修班,技术上可能不如以前那么扎实。

更多
标签云:   更多>>
上一篇:扬州宝应“男绣娘”朱军成的乱针绣艺术
下一篇:身残志坚的苗家刺绣女 张艳梅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