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字绣 |丝带绣 |毛线绣 |湘绣 |蜀绣 |粤绣 |加入收藏
小米刺绣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人物故事

针尖上的守望者:麻柳刺绣传承人张菊花

时间:05-22  来源:  发布:  关注度:381
针尖上的守望者:麻柳刺绣传承人张菊花 ——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麻柳刺绣传承人、四川省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张菊花手指间的流转,针尖上的倾诉,幻化出一个个光与影结合、精巧无比、色彩斑斓的锦绣世界。5月的一个上午,记者邂逅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麻柳刺绣传承人、四川省民间工艺美术大师——张菊花,初阳映照下,只见她手中飞舞的彩线,色

针尖上的守望者:麻柳刺绣传承人张菊花

  ——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麻柳刺绣传承人、四川省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张菊花

手指间的流转,针尖上的倾诉,幻化出一个个光与影结合、精巧无比、色彩斑斓的锦绣世界。

5月的一个上午,记者邂逅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麻柳刺绣传承人、四川省民间工艺美术大师——张菊花,初阳映照下,只见她手中飞舞的彩线,色泽倍加耀了眼,飞针、走线,娴熟而丝丝入扣,轻巧的技法,犹如优雅的舞蹈,女红之巧,十指春风。
她身边的绣兜里,摆放着她的众多绣品,香包、鞋垫 、围腰、桌布、壁挂…… 一件件流淌着古老传统技艺的作品惟妙惟肖,既有花鸟的多姿、虫鱼的灵动,又有人物的俊俏、山川的壮丽,让人目醉神迷。

麻柳刺绣:传承人文历史、民族血脉的文化图腾,在麻柳乡当地,人们把刺绣称作“架花”(十字绣)。“架花”是麻柳刺绣中最基础、最传统的一种针法,另还有挑花(里外花)、扎花(绣花)、串花、游花、补花、滚边等绣法,所绣成套各式花围腰、花鞋垫、花鞋、花袜子、袜溜跟,式样精美,做工精细,色彩运用对比强烈,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。

麻柳刺绣就地取材,所用材料仅用简单的针、线、布,通过黑、白、红、蓝等土布和彩色棉线,配置以不同明暗的冷暖色块。所绣制品,针线详密、色彩鲜艳、组合巧妙,令人赏心悦目。

麻柳刺绣所绣图案,或耕种收割、或婚嫁礼仪、或人物鸟兽,花色多样,简洁明快。比如在绣狮子老虎的时候,绣女们将现实中的狮虎等猛兽化为惩恶扬善的可爱形象,这些抽象简化而成的刺绣图案,浓眉大眼、威风凛凛。艺术的夸张和变形,既不失去生活的真实,又使刺绣作品极富装饰意味和艺术美感。

“姑娘会架花,不愁找婆家。”麻柳姑娘从四五岁开始跟着母亲、奶奶学习“架花”,到出嫁之前便掌握麻柳刺绣的各种针法技巧。在当地,评价谁家姑娘贤惠与否,首要条件是“针线”,其次才是“人品”“茶饭”。因而,“针线活儿巧不巧”至今仍然是麻柳地区男女青年恋爱、联姻的重要条件。

“女孩要是相中哪家男孩了,就会送他扎花鞋垫做‘信物’,这就叫‘放定’。男方家有多少人,女孩在出阁前就得绣多少双鞋垫、多少双鞋,叫‘绣嫁妆’。除此之外,床罩、铺褡、桌帷这样的大件嫁妆,从小就得开始准备。”

张菊花说,她的的外祖和外婆分别是清朝和民国时期著名的刺绣艺人,她的母亲严金秀更是刺绣艺人中的佼佼者,十里八乡的人常常慕名而来,只为求一幅绣品。她母亲的《老鼠嫁女》等绣品已被中国民间艺术博物馆珍藏。

母亲手上随时都有针线活儿,大到被面、小到手绢,花鸟虫鱼,栩栩如生。耳濡目染、潜移默化间,麻柳刺绣艺术在张菊花小小的心里扎了根,8岁时她就拿起了绣花针,11岁便可以独立绣完一双鞋垫,继承于她们家族中的优秀艺术天分逐渐崭露头角。 传承人:民

族技艺的孤独守望者

张菊花今年37岁,是麻柳刺绣省级传承人。说到麻柳刺绣如今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她笑了笑:“这个‘文化遗产’是麻柳女人用眼睛和时间熬出来的哟。”

她的祖辈们,白天到地里出工,晚上回到家才能忙里偷得一时闲,在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下,开始刺绣。“特别费眼力”,绣女一般到三四十岁眼睛就不行了,所以刺绣也是“青春饭”。

她告诉记者,她小时候学习刺绣的过程简直就是一部活生生的“血泪史”,因为手指太细,带不上顶针,每一次手指都被针扎得鲜血直流,一个小小的香包绣下来,满指头都是针眼。

张菊花说,刺绣讲究心要静,耐得住寂寞,不被世俗的利益所诱惑。

据调查,1984年,麻柳乡全乡3000多名妇女中善刺绣的有1300多人,其中被誉为“巧姑娘”的有270多人。而目前却只有350余人可以绣制麻柳刺绣,能够熟练掌握麻柳刺绣的各种技法、针法,并能绣出好的作品不足30人。

“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刺绣,出去打工挣大钱,而我最终坚持了下来,完全是心中怀有一种对麻柳刺绣的那份一般人不能理解的情结。”张菊花认为,麻柳刺绣这一技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,她有责任传承,家人的理解和支持,更让她坚持到现在。

张菊花每天起早贪黑专注于刺绣,老公从来没有怨言。靠制作麻柳刺绣无法维持家庭的开支,从事建筑行业的老公王孝强不但全部担当起养家的担子,而且为她刺绣的经费来源提供保障,甚至连女儿和儿子,她都疏于照顾,为此,她总觉得有愧于家庭。

一个个白天和黑夜,张菊花用手中细细的针和线演绎着针尖上的守望,那是一抹夺目的绚丽,透过斑斓的色彩和图案,绽放着传统工艺的别样魅力。她的代表性作品有《丹凤朝阳》、《鸟语花香》、《八仙过海》、《喜鹊闹梅》、《虎踞梅林》、《芙蓉映水》、《鹦鹉学舌》、《狮儿滚绣球》、《凤凰戏牡丹》、《清官出巡》、《国泰民安》、《野鹿含花》、《美女儿打牌》、《迎亲图》等,特别是《菊花图》、《兰花图》出口至新加坡,花卉枕头、蜻蜓荷花手巾等被四川省民间美术馆珍藏。

19年过去了,张菊花依然沉浸在无声胜有声的刺绣世界里,其中的苦与痛,她从来都是一笑而过。孤独前行的背影后,沉淀的是一种对于传统文化的执著和热爱,一种深藏着的朴素情感。

张菊花告诉记者:“麻柳刺绣上的每个图案都蕴含着独特的文化,有着特殊的意义,寄寓了当地人民美好愿望,承载着深厚的历史文化。所以从小我就打心眼儿里觉得,这样精美的麻柳刺绣不应该在我们手里断了香火,我一定会坚持下去,一直到眼花了、手麻了,绣不动的那天为止。”

传承:路虽远,行则必至

5月4日上午,正逢张菊花到麻柳中心小学去上刺绣课,记者便与之同行。一到学校,张菊花便受到了热烈的欢迎,孩子们围着她,七嘴八舌的问着在刺绣上遇到的问题,并殷切的拿出自己的刺绣作品让她过目。

课堂上,张菊花左手拿着一只鞋垫,右手拿着一根绣花针,手把手教学生如何穿针走线,耐心的向学生们传授技巧。同学们一边听着讲解,一边灵巧地拉着彩线,白色的土布上一团团花卉图案跃然眼前。“通过教授,孩子们大多能掌握麻柳刺绣的基本技法,但要达到一定水平还得继续努力。”对此,张菊花深感任重而道远。作为麻柳刺绣传承人,张菊花还要作为培训老师,给麻柳乡开展的每年一度的刺绣培训班上课,目前,已经培训达300人次以上。“我希望通过我微小的努力,让越来越多的人走近麻柳刺绣、了解麻柳刺绣、喜欢麻柳刺绣,最终拿起针来亲手绣制并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。”从她恬静的面容和温软的话语里,你能分明感受到,这位初中毕业的农村青年妇女身上,有一种植根于骨血的坚守。

正是这份坚守,让许多通过外出展示展演认识张菊花的陌生人,坚定地站在了她的身边。成都的王凤英女士把张菊花的作品拍成照片,通过定居在美国的妹妹上传到网上进行宣传;北京从事非遗传承保护工作的罗成常常在微信上鼓励她,要多绣制大幅作品,多出精品。
张菊花告诉记者,下一步,她准备绣制一幅长两米,宽一米的绣品《五朵金花》,以此来报答各界人士对她的厚爱和帮助。

当谈到麻柳刺绣的发展前景,张菊花有所忧虑,目前的麻柳刺绣依然处于慢工出细活的状态,只能小规模生产,还没有进入市场的能力。以至于在2013年第四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上,虽然麻柳刺绣展厅吸引了近万人参观,展品最后还一举夺得了非遗节“‘太阳神鸟’最佳展览奖”桂冠,许多观展客商也当场表示合作意向,但我们却只能婉拒。

“但办法总比困难多,既然麻柳刺绣已经成为‘文化遗产’,蜚声海内外。我们也一定能把麻柳刺绣变成经济效益,让‘苦够了’、‘穷怕了’的麻柳女人也尝尝甜头,过上好日子。”顿了顿,张菊花对未来又充满了信心。

采访临近结束,张菊花站在她家正在兴建的新房旁告诉记者,新房落成后,她打算在自己家里专门设置一个麻柳刺绣展厅,开个农家乐,结合附近旅游景区的打造,好好把麻柳刺绣推广一把。

她还说,14岁的女儿王心萍如今也是小小的刺绣能手,她的手艺后继有人啦,她相信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麻柳刺绣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一定会世世代代传承与延续下去,并放射出夺目的光彩。

(张敏 广元市朝天区宣传部供稿)

更多
标签云:   更多>>
上一篇:帕提古丽:用刺绣描绘美丽人生
下一篇:[中国梦·云南故事]彝族“刺绣王子”张志渊
最新资讯
    无相关信息